郭起浩
第六人民医院老年病科副主任

我是第六人民医院老年病科副主任郭起浩,关于首款阿尔兹海默新药,问吧!

日前,国外一家生物制药公司宣布,世界首款能改善阿尔兹海默症临床症状的药物,已计划向美国食药品监管局(FDA)提交上市许可申请。据该公司官网公告,若该药物能获准上市,那么它将成为世界上首款能改善阿尔茨海默症临床症状的药物。但也有人质疑,这款新药今年3月终止III期临床试验,独立数据监督委员会对其出具了无效性分析,认为其达到预期效果可能性很低。这次“死而复生”,提交FDA实际是在申请再一次更大规模和更严谨的新实验。
我是郭起浩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老年病科副主任,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痴呆与认知障碍学组委员,10多次参与国内外多中心的改善认知的药物研究。全球阿尔兹海默病领域17年无对症新药上市,药物研发为何这么艰难?如何看待新药的上市申请?阿尔兹海默症能否被攻克?
健康 2019-10-25 进行中...
新颖、大胆、专业、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,开始提问吧!
9个回复 共19个提问,

热门

最新

郭起浩 3天前

郭起浩 3天前

我国也很积极,毕竟是一个大市场。我知道的I类新药有3个,包括大名鼎鼎的GV-971.
药物研究要有突破,首先是基础研究与临床研究要重视,任重而道远。
谢谢。

ERIC.BC2019-10-25

请问郭医生,我父亲是中度血液型大脑型混合老年痴呆症,请问这种药是否针对上述病症,是否有疗效。

郭起浩 3天前
1|回复

你说的这个不清晰,大概是血管性与退行性混合的痴呆,我要看片子,才能明确诊断、对症下药。谢谢。
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

臣洪辛2019-10-26

老师你好,我想问一下阿尔兹海默症的致病机理是什么。神经上的问题该从哪些方面去解决呢?

郭起浩 3天前
1|回复

这个问题很复杂啊。院士也说不清。目前最流行的是Aβ学说、炎症学说、脑肠轴学说,等等

2019-10-26

我看到新闻国际上很多知名药企都放弃研发阿尔兹海默症药物,目前这一方向的药物研制是否进入了低谷?国内有相关药企研发此类药品吗?

郭起浩 3天前
1|回复

还有几十种新药在做临床试验,低谷还不是。国内也很积极的,中西医都在做。谢谢。

0816Ryan2019-10-26

郭主任,对于出现病症初期患者,究竟该如何治疗,或者缓解病情发展?

郭起浩 3天前
0|回复

首先到门诊看看,明确病因与严重度,这个检查(包括认知评估、影像学扫描等等)虽然不是太难,但很花时间,医患双方都应该舍得花时间,因为AD是慢性病,长期服药,诊断不明确总是不放心吧。
谢谢。

梁祺龙2019-10-26

是广谱治疗方法吗?只要发现是早期阿尔兹海默症就能药到病除?

郭起浩 3天前
0|回复

这个早期,其实可以分很多阶段,因为,有20多年的时间。我们目前在做的工作,就是寻找恰当的干预时间窗。谢谢。

Vista-2019-10-27

郭医生,请问在当前的临床医学中,对阿尔兹海默症主要采用什么治疗方法?

郭起浩 3天前
0|回复

对症处理,包括药物治疗(如安理申、美金刚)、非药物治疗(如锻炼)

热新闻

一天 三天 一周

热话题

一天 三天 一周

热评论

热回答

43

答:这个问题很有意思,让我撇开作品,单谈对这个人的看法。那我就试一下。
首先,我要说莎士比亚是个谜一样的人物。理由很简单,因为他死得太早,从1616年去世至今,死了403年。在他生前,不仅未留下自传性的片言只语,以及哪怕一页书信、日记,也没有什么人写过他的传记。除此,对于他到底是否在离家不远的拉丁语文法学校上过8年学,并无定论。
所以,第二,俗话说知人论世,不知其人,何来评价?如此,我只能凭从莎剧构建起来的想象,试着评价一下莎剧的作者:
1.他是一个绝顶聪明、卓有才华的人,或许有着照相机式的记忆,否则,他不可能以那么快的速度,在20几年时间里编出37部戏。
2. 他是一个双性恋者,一般认为他的基友是比他年轻几岁的南安普顿伯爵。
3. 妻子比他大八岁多,婚后第三年,他把老婆孩子往家里一扔,跑到帝都伦敦做”北漂”,写戏挣钱。由此或可推测,他算一个顾家的男人,虽不一定爱老婆,却十分爱孩子。换言之,他可能不是个好丈夫,却还算一个有责任感的好父亲。
4. 他身上有明显的旧教(天主教)习气,但在伊丽莎白一世女王治下,他必须是一个信仰英格兰国教的圣公会教徒,即新教教徒。就此而来,在他本人身上便天然体现出一种宗教、生活、道德、人格的矛盾与分裂,这其实也正是哈姆雷特深感疑惑的“哈姆雷特问题”:“To be, or not to be, that is the question.”。
5.他是一个市井气十足的乡巴佬,没受过正规高等教育,三教九流朋友众多,也喜欢结交贵族。
6.从两任国王,伊丽莎白一世和詹姆斯一世,对他都挺好,或可判断,他是一个腹有城府、深谙世故的文人。
总之,若让我用一句话评价,那便是:莎士比亚是一个时代造就的天才编剧。

28

其实,不仅旧版莎译,近年来出的有的新版莎译,也有这种情形。最简单的例子是:把英国国王的王家自称“我”(we)译成中国皇 帝的自称“朕”;大臣按中国古代王朝的规矩管“王后”(Queen)叫“娘娘”;国王称呼大臣“爱卿”。这样的地方,我觉得别扭。既然如此,那译本为何不把国 王对王后的称谓“我的王后”(my Queen),称作“爱妃”呢?
再比如,旧教 徒也好,新 教 徒也罢,都把天堂所在的天称为“上天”(Heaven),这样的地方,我觉得以中国文化语境的“苍天”,甚至“老天爷”相对应,是不妥帖的。
还有,在中世纪天 主 教的英格兰,人们常会对所恨之人发出诅 咒或毒 誓,这时他们常说“这个该受诅 咒的”,或“该受诅 咒下地 狱的”,因为他们相信诅 咒的力量,而诅 咒与宗 教密切相关。在这样的地方,我以为也不能简单地译为“该?死的”。假如可以译为“该?死的”,那为啥不可以译为“挨千刀”的呢?这样更过瘾!
最后举个例子,中世纪英格兰的人常说“以圣 母起誓”、“以弥 撒起誓”,我以为应按此原意,似不应按这一誓言的转义“真是的”来对应。
我在新译的时候,诸如此类的地方,我都特别注意,力求保持“原味儿”。恳望您能看看我的新译,亲自体会一下看。若我属于虚夸,您再批评我呗。
联系我们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
00psb.com游戏登入 55sbc.com微信支付充值 66msc.com游戏怎么登入 菲律宾游戏账号怎么登陆不了 菲律宾申博网上娱乐登入
必發集團会员中心 拉斯维加斯软件下载 777娱乐网址大全 菲律宾申博在线网址登入 濠誉代理网最高占成
通博游戏客户端 万达娱乐返水比例 彩霸王线上开户 同升国际每天有惊喜 大丰收代理专员QQ:5166878
申博在线手机下载登入 千亿网上最高占成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网址 申博AG游戏大厅平台 威尼斯人博彩官网app